当前位置:奇热w88优德体育 > 都市 > 第一文玩赘婿

第一文玩赘婿

圣天半子 著 9.5
144.1万 | 13.4万人气 | 版权来源:雁北堂中文网

受人欺辱的上门小女婿林靖,偶然得到了二叔的遗产。可遗产却不是钱财,而是一艘捕捞船。一艘游离在大海深处,捕捞沉船藏宝的神秘之船。从此,李白的诗,苏轼的词,王羲之的字,一件件有价无市的珍宝被打捞了上来。林靖经过一系列的探险猎奇后,从此逆袭成为了文玩大佬!

章节

已完结 · 共计445章

第1章 蒋家祠堂

暴雨混合着阴云,让刚过正午的天越来越暗,这种天气本来是睡觉的好日子,可蒋家祠堂却站满了人。

祠堂外站着两排手持雨伞身着黑衣的蒋家仆人,脸上面无表情,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。

内堂首座上坐着蒋家老太,虽然头发花白,可身上的气势却让内堂的其余人嘘声若禁。其余四把椅子上坐着他的四个儿子,老大老二身后各站着自己的子女,老四无儿无女,老三唯一的女儿蒋千雪却正跪在地上。

“奶奶,我愿承担一切后果。”蒋千雪精致的脸庞上有一个巴掌印,娇柔的身躯却挺得笔直,眼神毫无躲闪的盯着首座上的蒋老太。

“哼!一件清官窑产的青花瓷,你承担得起吗?”蒋老太还未说话,二儿子蒋云胜却冷哼道。

蒋千雪没回话,牙齿不由咬了一下下嘴唇,蒋家是古玩世家,今天有人上门出售一件官窑青花瓷,不慎在她管理的蒋家店铺打碎,而这件清青花的价格最少在一千万左右。

这不仅仅是要赔偿卖家一千万的事情,更严重阻碍了蒋家的发展,如果收到这件青花瓷,他们蒋家在东海市的古玩地位肯定更上一层楼,所得的利润肯定远远超过一千万这个数字。

蒋云才看着自己的女儿,紧皱着眉头,欲言又止,最后终究叹了口气没有说话。

“依我看,应当收回老三家的所有店铺,禁止他们再插手蒋家的任何生意!”老大似乎胸怀气愤的说道,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,他高兴还来不及,这件清青花如果真的从蒋云才的店铺收了上来,对蒋家是件好事,对他蒋云茂可不是。

“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蒋云才冷着脸说道,这跟把他们逐出蒋家有什么区别。

老二蒋云胜眼神阴翳道:“我同意大哥的提议。”

“好了够了。”蒋老太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争执,然后冷着脸说道:“清青花的价值我不用说你们也清楚,这次蒋家损失惨重,必须严罚!”

“收回老三家两处店铺,上缴一年利润!”蒋老太说完,蒋云才顿时脸色一变,苦苦哀求道:“妈,太重了。”

“自己姑娘惹的祸,你当爹的就该负责。”蒋老太面无表情的看向蒋千雪:“你认罚吗?”

蒋千雪看了眼旁边脸色慌张的父亲,深吸了一口气回道:“我认罚。”

“你认什么!?收回两家店铺,我们家还剩一件店铺,以后你们娘俩吃什么?喝什么?”蒋云才不由大怒,一巴掌扇在了蒋千雪脸上,那巴掌印跟先前的巴掌印如出一辙。

蒋千雪任由蒋云才指着她的鼻梁骂她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却抿着嘴唇一字不发。

蒋老太没有再留下来的意思,起身便要离去,可当她刚站起身子来后,眼神却看向了通往祠堂的石板道上。

一个瘦弱的身影在暴雨冲刷下一瘸一拐的向祠堂走来,似乎随时会被暴雨打趴在地上。

“这废物来干嘛?”蒋家老二撇着头说道,林靖是蒋千雪的老公,但是入赘蒋家四年来一直在蒋家的店铺里打杂,平时倒也聪明的躲着蒋家人,否则遇见了就是一顿冷嘲热讽,因为他一直被当做蒋家的耻辱,一个瘸子女婿,尤其他的老婆还是很漂亮的美人时,总会成为整座城的笑谈。

而且林靖不仅身体残疾,更是家境贫困,孤儿一个,他四年前能入赘蒋家,都是因为那时刚好赶上古玩协会选会长。

四年前的一场车祸,蒋千雪把林靖撞成了瘸子,为了能选上古玩协会会长,蒋老太不惜把蒋千雪嫁给林靖,借此造势,蒋家的大仁大义确实获得了许多人气,蒋老太也因此当选了古玩协会会长。

可之后林靖便成了蒋家人的眼中刺肉中钉,如果不是蒋老太不点头,他们早把他赶出了蒋家。

蒋老太重新坐了下来,然后眯着眼盯着祠堂外的林靖,脸上看不出喜怒。

“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吗?给我滚!”蒋云才正在气头上,看见林靖便怒喝道。

林靖走到祠堂门口,没有进门,双膝一弯便跪了下来。

蒋家兄弟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幕,静等着下文。

“瓷器是我打碎的。”林靖低着头说道。

“你胡说什么!赶紧滚,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!”蒋千雪闻言转过头吼道,瓷器的确是林靖不小心打碎的,但他拿命也赔不起。

蒋云才却神色一呆,脸色大喜道:“妈,是他打碎的,是他打碎的,跟千雪没有关系。”

“老三,话可不是这样说的,他不是你女婿吗?”老二蒋云胜说道。

“明天,不,现在我就让千雪跟他离婚!”

蒋家老太看着蒋云才脸色失望之极,一个瘸子拿什么来赔?摇了摇头,蒋老太起身离去,没走多远,蒋老太身影顿了顿然后说道:“我是古玩协会会长一天,千雪便一天不能跟他离婚。”

“妈!妈!......”

没有理会蒋云才,蒋老太继续向祠堂外走去,其余蒋家兄弟脸色戏虐的看了眼蒋云才便也离去。

蒋云才怒吼了一声,便冲向祠堂外跪着的林靖,一脚便踢在了他的脸上。林靖瘦弱的身子向后倒去,鲜血顷刻间便从鼻嘴间流了出来。

蒋云才依旧没有停手,一边骂着林靖是个灾星,一边用脚继续踹着他的头,蒋千雪起身拦住蒋云才,她怕她爹真把林靖打死了。

林靖躺在地上,脸上的鲜血被雨水冲刷而下,立刻又有新的血水从鼻口间冒了出来。

“爸,求求你,放过他,放过他。”蒋云才阴沉着脸看着蒋千雪,冷哼了一声终于收手离去。

林靖看着坐在雨水里的蒋千雪,声音有些嘶哑道:“谢谢你。”

蒋千雪微皱着眉头,突然发怒道:“谢谢我?谢谢我!你除了谢谢我还知道说些什么!”

“你知道为什么四年来我一点喜欢你的念头都没有吗?我也想试过让自己喜欢你,可我做不到,做不到你明白吗?”

“我是一个女人,我也想累了的时候有个肩膀靠着,被人欺负的时候有人护着!”

蒋千雪越吼越大声,直到最后她似乎吼光了所有的力气,有些疲惫的说道:“从今往后我不再欠你什么,你是死是活跟我再也没有一点关系。”

说完蒋千雪起身离去,任由暴雨打在她的身上。

林靖躺在地上,雨水打在他的眼皮上,有些难以挣开眼睛,他记得四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暴雨交加的日子,他的身体被车子撞飞了出去,可当他看到那张关心着急的美丽脸庞时,似乎所有的疼痛都一散而空。

林靖从来没有怪过蒋千雪,因为他从来没有在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过被关心的感觉,即使蒋千雪是因为内疚。

林靖跌跌撞撞的爬起来,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在马路上游荡着,这四年在蒋家的过往一一在他眼前闪过。

第一晚入赘蒋家时,他在草地上睡了一夜,半夜蒋千雪给他盖了一床被子时,他紧闭着眼睛身体却紧张的发抖,蒋千雪以为他是被冻的,可这种寒冷林靖九岁时便已习惯了。

后来蒋千雪虽然对他不冷不淡,但他半夜饿醒时总能在厨房找到一碗面。

有一次他发高烧,已经快要不省人事,是蒋千雪背着他,把他送到了医院,这是林靖唯一一次,觉得自己瘦弱点真好。

......

不知何时,林靖早已泪流满面,他走上桥头,突然大吼着:“老天爷!下辈子我遇见她的时候能不能让我有点本事!”

说完一阵狂风吹来,林靖瘦弱的身子不慎掉进了河里,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了河面,林靖漂浮了几下便彻底沉到了河里。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