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奇热w88优德体育 > 灵异 > 背尸匠

背尸匠

黑瞳叔 著 9.6
119.8万 | 14.6万人气 | 版权来源:阿里文学

我叫方有德,90年生人。09年时参军,义务兵两年后我自愿留部队发展了三年,期间荣获三等功两次、二等功一次算得上是功绩累累,2014年时因为某种原因我从军队退了下来。按照我国退役士兵安置条例,我退伍后被当地政府安排进殡仪馆工作。那里也就是我背尸工生涯的开始。背尸工有三不背、五不沾。无名无姓不背、不腐不朽不背、生而未死不背。故事从我背了一具不腐不朽的尸体开始……我,即是最后的背尸工!

章节

已完结 · 共计330章

第1章 三不背

我的背尸工生涯要从2014年说起。

我叫方有德,90年生人。09年时参军,义务兵两年后我自愿留部队发展了三年,期间荣获三等功两次、二等功一次算得上是功绩累累,2014年时因为某种原因我从军队退了下来。按照我国退役士兵安置条例,我退伍后被当地政府安排进殡仪馆工作。那里也就是我背尸工生涯的开始。

俗话说的好,在部队靠组织、在当地靠自己。我退伍下来时因为家里没有背景和关系,当地政府拖了两三个月才给我安排工作。比较操蛋的是,这个工作竟然是在殡仪馆。

说实话,当初我并不满意殡仪馆的工作。虽然殡仪馆属于民政局下的事业单位,但我当时才25岁,血气方刚正值为事业打拼的年纪,怎么可能会去殡仪馆那种满是死人的地方工作?

不过在得知殡仪馆背尸工的工资待遇时,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
14年那会儿人均工资普遍在3000左右,而去殡仪馆做背尸工底薪就是5000,还不算上背尸时的提成以及个别的‘额外收入’。

现在是万恶的金钱社会,没有钱寸步难行。虽然对背尸工这个特殊职业有些发自内心的抵触,但一想到背尸工背的是死人我也就释然了。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可怕的不是那些死人,而是活人。

青山殡仪馆坐落在城市东郊,我前往报道时接待我的人叫陈忠。陈忠大概四十多岁左右,身材严重的发福还有些秃顶,见到我时陈忠对我非常客气,不是倒茶就是递烟,让我有些受宠若惊。

落座后陈忠拿出早就拟好的合同,一边递给我一边笑着说:“有德是吧?你来之前上头已经和我打过招呼了,你在这好好干,福利待遇一切从优。每月除了五千块的底薪以外背一具尸有三百块提成,背尸期间创收的额外收入全都归你,不用上交给馆里。五险一金单位每月都给交,工资的话是月中十五号发,你看还有啥问题不?”

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再三考虑清楚,所以没怎么迟疑就答应了下来。只是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:“除了底薪和背尸提成以外,还有其他收入?”

“当然有,背尸下来死者家属有时候会包红包,除此之外还有‘过路费’。一月算下来不赚不赚也得有一万多,要不是我体力跟不上我就去干了!”陈忠喝了口茶,笑着说。

我一边核对着合同一边若有所思的点头,不过却没想明白所谓的‘过路费’是什么意思。

再三确定合同没问题后,我就直接把合同签好递给陈忠。陈忠又粗略看了一遍后就把合同放进了抽屉里,随后笑着站起身:“中,合同都没啥问题。我现在带你去馆里转转,顺便给你介绍一下咱馆里的另一位背尸工。”

“还有其他背尸工?”我愣了愣,以为青山殡仪馆就我一位背尸工。

陈忠点着头带我出了办公室,一边走一边说:“咱馆里除了你还有一位背尸工,那个背尸工姓姜,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。回头我介绍给你认识,你跟他学学背尸。”

“背尸还要学啊?我一直以为把尸体背走就行了。”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还真没想到背尸这种活还有学问。

陈忠同样笑着说:“一行有一行的规矩,背尸也不光是憨出力,里面有不少门道。你回头跟着老姜背个一两回就啥都明白了。”话说到这里,陈忠忽然收起了笑脸,趴在我耳边悄声说:“有德啊,哥提醒你一句,老姜这个人有点奇怪。你跟他学背尸行,其他乱七八糟的不要学,知道不?”

我不认识这个姓姜的背尸工,也不知道他身上有什么坏毛病。但我知道在背后乱嚼舌根肯定不对,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点头。

陈忠又恢复了笑脸,拍了拍我的肩膀要带我去员工宿舍见一见那位姓姜的背尸工。

去员工宿舍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几个员工,不过这些员工看我的眼神都很怪异。从他们身边路过时,我还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。说得最多的就是:这年轻人是新来的背尸工吧?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非得干背尸,老了有他后悔的时候。

我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看法,所以权当做是没听到。而陈忠显然也听到了这些话,很是尴尬的瞪了一眼几位乱说话的员工,随即岔开话题对我说:“有德啊,背尸的活虽然不像是其他工作要按时按点,但最好是24小时在馆里待命,明白不?”

对于这一点我能理解,毕竟人什么时候死、尸什么时候需要背也不是人能说的算的。所以我很干脆的告诉陈忠明天就搬到殡仪馆住员工宿舍。

陈忠很高兴,搂着我的肩继续往前走。

青山殡仪馆有七十多年的历史,之前是一家民营的火葬场,后来被政府收编改建成了如今的集尸体处理、火化殡葬、追悼仪式为一体的殡仪馆。总之人死后尸体运到这里能一条龙的将服务置办到底。因为殡仪馆是特殊的事业单位,员工的生活待遇也比较优质,单是宿舍就是一栋两层楼的楼房,外面的白漆刷的很亮,看起来即干净又舒服。

让我没想到的是背尸工的宿舍并不在这,而是在楼房往后二十米的两间简陋的活动板房。我很错愕,不知道背尸工的宿舍和其他员工宿舍为什么落差那么大。

陈忠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,搓着肥手尴尬的解释说:“住的地方不太好也是有原因的。之前咱馆里所有员工都在一栋宿舍楼,但是后来员工们集体反应说背尸工老姜身上的尸臭味太大,关着门都能闻到。我也是没有办法,只好让人弄了两间活动板房垒在员工宿舍楼后面。不过你放心,等你熟悉一段时间后我就把你调到员工宿舍楼里住。”

我随意的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,心想我是来赚钱的不是来享受的,住的差点儿也无所谓,只要工资高就行。

见我不吭声陈忠也没继续再这个话题上多说,加快步伐带我走向两间活动板房的其中一间。在那间紧闭着门的活动板房门前,陈忠伸手敲了敲门,语气并不算很客气的喊了一声,问老姜在不在里面。

房间里没人应答,但过了不到五秒房门就被打开了。

开门的是老姜,大概是常年背尸的原因,老姜的驼背很严重,整个身子都弯了下去像是一只龙虾。陈忠说老姜五十多岁,但他脸上宛如刀割出来的皱纹以及黑白参差的头发,怎么看怎么像是六七十岁的老人。

更加让人受不了的是老姜身上有一股很重的臭味,这股臭味就像是夏天动物尸体腐烂散发出来的味道一样。后来我才知道背尸工身上很容易有这种臭味,因为接触的尸体太多,时间久了这种味怎么洗也洗不掉,就算是喷一瓶香水在身上也无济于事。

我有些难以接受这股臭味,供着鼻子心想怪不得殡仪馆的员工要投诉老姜,要是我的话我也受不了,实在是太臭了。同时我又有点担心,说不定现在的老姜就是未来的自己。

“这是咱馆里新来的背尸工,叫方有德,你多照顾照顾。”陈忠对老姜的态度很冷漠,皱着眉丢给老姜一句话。反倒是老姜就比较客气了,转过头对我嘿嘿一笑。

我礼貌性的对老姜点了点头,还很尊敬的叫了一声姜伯。谁知陈忠听了我的话眉头皱的更厉害,当着老姜的面就把我拉开小声的对我说:“老姜有点不正常,脑子也有点毛病,你对他用不着那么客气。”

“这不太好吧?”我愣了一下用余光看了一眼老姜,老姜还是站在门口不动。陈忠像是很嫌弃老姜,提醒我说:“没什么不好的,你记住哥的话,跟着老姜学学背尸可以,但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能学,知道不?”
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点头说明白了。陈忠又看了一眼老姜,像是多一秒都不愿意和他多呆说了句让我和老姜聊就匆匆离开了。

等陈忠走了以后,老姜依旧一脸笑容的看着我,还问我陈忠和我说了啥。我讨厌背后乱嚼舌根,自然也不会这么做,就告诉老姜陈忠让我跟他好好学习背尸。

“背尸这活一般人不敢干,年轻人更是干不了,你咋想起来上这工作来了?”老姜把自己房间的门带上,提着裤管走到门前的石凳坐了下来,笑着问我。

我不敢距离老姜太近,毕竟他身上的味实在是难闻的很。所以就在老姜三米开外的位置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笑着说:“我退伍后国家安排来的,更何况背尸工资高。”

“还是军人?”老姜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,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扔给我一根的同时自己点了一支,一边抽一边说:“当过兵还好,啥都没有就有一身胆。以前来过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背尸,还没背看到尸体就吓跑了。”

我捏着烟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二十块一包的玉溪,心想背尸是真挣钱,像老姜那么大年纪的人抽玉溪的可不多。等我点着抽了一口,才笑着回答老姜说:我从小就不信鬼神,当兵执行任务的时候也见过尸体,所以不害怕。再说了,人都死了也没啥好怕的,活着的人才可怕。

谁知我刚说完老姜的脸色就变了,夹着烟的手抖了一下,一本正经的对我说:“小伙子啊,举头三尺有神明,有的话能说有的话不能说。我背尸背了三十多年稀奇古怪的事儿可没少见。”

我尴尬的笑了笑,见气氛有些尴尬,就岔开话题很奇怪的问:“姜伯,刚才来的时候我听陈忠说咱们背尸这一行也有学问,都是什么学问?”

“叫我老姜就行,姜伯这称呼听着不习惯。”老姜抽了口烟,很随意的说:“背尸没啥学问,有使不完的劲、吓不破的胆就行。”

我狐疑的看了一眼老姜,心想刚才陈忠可不是这么说的,他说的很明白,背尸也不光要有胆子,还有很多门道。

似乎察觉到了我目光的异样,老姜顿了顿又说:“不过咱背尸行当里也有点规矩,背尸人有三不背五不沾,记住这一点就没问题。”

“什么是三不背、五不沾?”我稍微一愣,有点没明白。

老姜捏着烟,解释说:“三不背就是,无名无姓不背、不腐不朽不背、生而未死不背。”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